您当前的位置 : 主页 > 金融资讯 > 正文

梅兰芳与日本歌舞伎

2017-12-26 11:52

(原标题:梅兰芳与日本歌舞伎)

 

1956年梅兰芳访日演出,此为《贵妃醉酒》剧照。

 
 

梅兰芳先生再次访日演出,受到日本艺术界热烈的欢迎。

 

(上接19版)

1955年之歌舞伎访华,梅兰芳逐一点评演员表演

虽然梅兰芳与日本各界保持着密切的友好关系,而且亲自开创了京剧与歌舞伎的交流,但是,梅兰芳不亏大节,恪守民族大义,于1938年日军攻占香港之后,蓄须明志,不仅退出舞台,而且亦不再参与任何“友好”合作,直到抗战胜利后方才复出。

1949年10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,新中国领导者高瞻远瞩,不计前嫌,率先推动中日关系早日实现邦交正常化。1972年9月,两国政府发表《中日联合声明》,标志着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最终实现。作为其早期的民间往来阶段,1955年的歌舞伎访华与1956年的梅兰芳第三次访日公演,以其在两国民间的反响而论,无疑可以称作是重大的历史事件。

其实,日本歌舞伎里的“新歌舞伎”艺术家们,原本也像中国的进步戏剧家一样,具有着很强的革命性。1928年3月,日本成立“日本左翼艺术家联合会”,以建立左翼文艺统一战线与艺术大众化为目标,吸引了一大批日本的文学家、艺术家加盟。在日本“左联”旗帜下,1931年5月22日,河原崎长十郎、中村翫右卫门等三十二人,“在欲罢不能的潮流的力量的推动下”(中村翫右卫门语),成立了“前进座”剧团。中村翫右卫门在《明日的前进座》文中提出:

排除一切秘密主义,任何事情由全体成员协商决定;废除一切师徒及主从关系的身份差别,全体成员拥有平等的权利,根据协议决定工资公开,不容许在艺术上作出的一切妥协。

“前进座”可以说是歌舞伎界的“革命军”。

具有一定“左翼”色彩而又不像“前进座”那样毅然决然的,还有一批诸如市川左团次、市川猿之助等歌舞伎艺术家。市川猿之助曾一度领导反松竹公司的行动,自行组建“春秋座”,后迫于松竹压力而重归松竹旗下。

恰因市川猿之助所具备的“左翼”色彩,使得他对于共产党所建立的新中国满怀友好之情。1955年10月,市川猿之助与松尾国三率歌舞伎剧团,突破重重阻碍,实现了歌舞伎第二次北京公演。中国政府对于松尾国三、市川猿之助所率领的歌舞伎访问团,给予了很高的礼遇;中国民间也表现出极大的热情。作为老朋友的梅兰芳,重新开始了他与日本的交往,他不仅参加多场活动,还连续发表了《看日本歌舞伎剧团的演出》、《我看日本歌舞伎的演出》、《日本人民珍贵的艺术结晶——歌舞伎》等多篇文章,亲自为中国观众讲解歌舞伎艺术。梅兰芳细致地介绍了歌舞伎演出的剧情、表演特色,而且逐一点评参加演出的歌舞伎艺术家,对市川猿之助、市川荒次郎、市川八百藏、岩井半四郎、市川猿三郎、市川中车、片冈我童、市川松茑等人的表演,以及伴唱乐队成员,都给予了适当的赞誉。梅兰芳说,“我深信通过这次访问演出,一定会使两国人民文化更多地相互了解,在思想感情上更加接近,成为两国人民文化交流的新的开端。”

1956年之第三次访日公演,

再掀梅兰芳热

歌舞伎访华成功,对于中日两国的友好力量都是一种鼓舞。趁热打铁,1956年初周恩来总理亲自约梅兰芳谈话,提出拟派在日本有着广泛民众基础的梅兰芳,率领百余人的京剧团,于5月26日至7月17日大规模赴日演出。已经六十二岁的梅兰芳接受了这一艰巨的任务。周恩来委派另一位著名的京剧艺术家,同时也是中国话剧“春柳社”的创始成员欧阳予倩,以及周恩来对日外交的助手孙平化等担任副团长。这就是梅兰芳的第三次访日公演。

梅兰芳《东游记》一书,详细介绍了这次访问及演出活动。

梅兰芳率团先后访问了东京、大阪、京都、名古屋、奈良、福冈、八幡等多个城市,演京剧,观日剧;访旧雨,结新知;再次在日本全国掀起一场“梅兰芳热”。

在歌舞伎界居领导地位的松竹公司,为梅兰芳提供出歌舞伎的大本营——东京银座的歌舞伎座剧场,歌舞伎的大头牌市川猿之助更是殷勤地邀请梅兰芳到家中做客,而且在家里举办了欢迎晚会。




上一篇:梅兰芳时代与时代中的梅兰芳
下一篇:李玉刚遇见“梅兰芳” 四月演唱会一票难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