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主页 > 科技要闻 > 正文

守望者星空:站在麦田和悬崖之间的马化腾

2018-01-11 13:56

  原标题:守望者星空:马化腾的麦田和悬崖

  文/咸肉刀B刀  

  那个身影是不是更像马化腾

  微信开屏界面,是有点性冷淡的。

  微信背后交织的庞大社交世界,则流淌着原始滚烫的荷尔蒙。

  附近的人,摇一摇,漂流瓶,公众号,这些功能像欲望的皮条客,将原本的物理距离和中国人矜持克制的低洼地,迅速填平。

  不能否认,这是微信初始加速度的最重要驱动力。

  张小龙做了个很有趣的决定,把这张性冷淡的图片,放在欲望社交世界的入口处。

  图是张小龙亲自选定的。原图则是天文爱好者熟知的经典图片。摄于1972年,阿波罗17号飞船宇航员,用一台80毫米镜头的哈苏照相机拍下的第一张完整地球照片。

  这里面,冰凉的数字科技,宇宙背景的神秘美,蓬勃生长的世俗社交,构成了腾讯移动时代冷色的产品价值取向。

  似乎,依稀有了点儿“乔布斯”的魅影。

  张小龙对图片做了合成与处理:“一个孤独的身影站在地平线上,面对蓝色星球,仿佛在期待来自宇宙同类的呼唤”。你也多少也能从中嗅出些残留的KENT烟味儿和烟雾里的极简文艺腔调

  那个身影,孤独的站在那儿,心怀期待,仰望星空。这好像应该是天文爱好者马化腾很爱干的事儿。但所有人都知道图片里那个背影是张小龙自己。

  这个身影看上去好像在守望什么,是不是像一个麦田里守望者的故事。

  比如:“有那么一群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。几千几万个小孩,附近没有一个大人。我就在悬崖边。职务是在那儿守望,要是有哪个孩子往悬崖边奔来,我就把他捉住。我整天就干这样的事。”

  天文爱好者的马化腾,在创立腾讯的很多年以后和他人聊起他的爱好,突然说:“互联网是不是很像一个不确定的,正在爆炸的星系”。

  此刻,再来看那个孤独站在地平线上的身影,是不是更应该,或者就该是马化腾。

  和菜头评价好友张小龙生性孤独,烟瘾大,深夜音乐和每周一次网球,其余时间夜以继日写代码,“冷”如清修者。

  起不了床,张小龙不愿参加腾讯最高的总办会议,隔绝媒体采访,他了无牵挂的活在程序和代码世界里。不过这种冷,是洞知世界后,世界却与我无关。是知而不为。

  张小龙肯定比腾讯99%程序员更了解欲望和肉体,才有他敏锐后的与世隔绝和了无生趣,是冷漠的“冷”。

  对比马化腾抱一下自家女员工都要脸红。坐电梯时,面对女人灼热的目光,是故意低头的视若无物,张小龙身上少了点烟火味儿。

  2010年底,正值3Q大战落幕,刘炽平回忆起马化腾“突然变得特别喜欢跟人交流”,甚至请了媒体专家到总办会上分享公关和沟通技巧。

  相比曾经“不喜欢管人,不喜欢接受采访,不喜欢与人打交道,独自坐在电脑旁是最舒服的时候”,马化腾的这种“冷”,可能离地面更近一点,是“不知而为之”,更多是缺乏技巧产生的距离感。

  因此,马化腾对待世界的方式,不是“与我无关”,而是笨拙,他比张小龙更主动点,“冷色”的背后,多了点烟火味儿。

  这样来看,那个孤独的身影更应该像马化腾。张小龙将他放到微信世界的入口,他在那个入口处,是不是成了一个守望者。

  依旧冷色,但有了焦虑的暖色,这是一个守望人需要的。

  站在麦田和悬崖之间

  抬头是星空,那是希望;低头是悬崖,那里有危机和恐惧。

  腾讯是不是那块麦田,互联网是不是那块陡峭悬崖。天文爱好者马化腾,就那样孤独的站在麦田和悬崖的中间。

  那一年,腾讯与微博大战正酣,却远远看不到一场战争的黎明。腾讯微博上线于2010年5月,新浪微博比他们整整早8个月。

  面对老辣的曹 会计,马化腾的“后发策略”折戟而归。“抄袭,导流,优化,迭代,超越”,屡试不爽的产品宝典,没有登上诺曼底,带来的只是敦刻尔克大撤退。可马化腾知道,他没有退路。

  移动互联网像惩罚世人的大洪水,马化腾想要一张登上诺亚方舟的船票。微博一度被寄予厚望,犹如那根漂浮的稻草。

  2010年到2011年间的短短几个月,腾讯徘徊生死一线间。

  麦田和悬崖之间有守望人,“微博”就像那个傻瓜一样冲向悬崖的孩子,可惜马化腾没有抓到他。

  失职的守望人,望着日渐贫瘠的麦田,笨拙到要求做点什么。不擅长交际的马化腾,硬着头皮,挨个约自己的老熟人们来落户腾讯开微博。

  当然,是杯水车薪罢。

  2011年2月,腾讯对外宣称微博用户量达到1亿,但谁都知道这是公关术,拿掉机械粉和僵尸粉,旁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。

  这与后来马云逼着员工帮“来往”拉人头的“馊主意”多少有几分异曲同工之处。只不过那时候站在岸上的,换成了马化腾。

  腾讯微博败退比预想的要早的多,虽然微博事业部直到2014年才撤销。打败新浪微博的肯定不是“微博”。

  2010年,下半年,深夜,张小龙给马化腾写了一份邮件。

  一粒种子埋入麦田。它的名字,叫微信。

  2011年7月,微信推出“附近的人”,微信日增用户数跃迁为10w以上,而那时候他们还未动用QQ资源。




上一篇:麦田里的反叛者看“英伦第一美少年”尼子演绎“我的前半生”
下一篇:麦田里的守望者!一群女博士“种”2亿亩小麦(组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