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 主页 > 理财资讯 > 正文

以恐怖之名惊声尖笑吧(3)

2017-12-21 11:56

比如黄百鸣的成名作“开心鬼”系列,鬼气森森的开篇之后,剧情突然急转直下,往喜剧片的路子上一路狂奔;比如洪金宝的“鬼打鬼”系列,阴气逼人的停尸房虽然吓人,但洪金宝与僵尸斗智斗力的过程,却融合了打斗、杂耍甚至歌舞,搞笑得一塌糊涂;甚至就连儿童片都不放过,在《新乌龙院》里面都有一段屏住呼吸躲僵尸的戏码。这种恐怖与喜剧结合的路子是香港电影特有的玩法,发挥到极致的作品,就是周星驰的《回魂夜》。那时,刘镇伟的电影还充满想象力,那时的香港电影非常粗粝但有着满满的生命力,《回魂夜》里从头到尾是夸张和胡闹,但猛鬼出没的紧张恐怖与周氏无厘头的融合,居然毫无违和感,电影最后拿报纸叠帽子飞上天的镜头,如今看来依然不过时。

在“尽皆过火,尽是癫狂”的香港电影里面,加再多的元素都让人感觉不意外,究其原因,那种浑然天成的市井范儿是重要原因。比如在一部知名度不太高的电影《撞邪先生》里面,有一个桥段非常有趣:猛鬼上门收魂,主角一行人要摆上鬼可能喜欢的东西来拖延时间,摆上美酒被打翻,摆上美女杂志被丢掉,摆上麻将……鬼欣然开打。如此接地气的鬼,自然会产生强烈的喜剧效果。这部电影虽然不太出名,但这个桥段却最能体现港式市井恐怖喜剧的精髓。

说到这里,在香港恐怖喜剧里面,有一个人不得不提,此人便是林正英。他塑造的一眉道长,可说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,他持桃木剑施法的一招一式都有模有样,别人扮演道士的时候像个演员,只有林正英扮演道士的时候像个真正的道士。可惜英年早逝,一眉去后,再无道长,走笔至此依然唏嘘不已。

大师小品的恶趣味 

很多影迷对恐怖片和喜剧片颇有微词,认为这两样是廉价的商业片,但事实上,这两种电影非常考验导演的实力,因为如果调动不起观众的情绪,恐怖片吓不到人,喜剧片让人笑不出来,绝对就是失败的作品。因此,如今影坛上的许多大咖喜欢拿恐怖片来练手,有趣的是,他们有很多作品都是恐怖与喜剧结合的电影。

比如《鬼玩人》三部曲,史上最经典的cult电影之一,这套电影一看就是成本极低,处处充满了渣到爆的五毛钱特效与苍白无力的剧情,全片最大的支出应该是番茄酱,到处是黏黏糊糊的血浆效果,但绝不让人有喘气空间的惊悚效果异常出彩,而掩藏在惊悚后面的恶趣味同样让喜欢cult片的观众兴奋不已。到了第二部和第三部,看得出导演的预算大了很多,但横飞的血浆和假得不能再假的怪兽,依然十足的B级范儿。这套电影的导演叫做山姆·雷米,他后来拍了一部电影,叫做《蜘蛛侠》。

比如《林中小屋》。这又是一部极其考验观众恐怖片阅历的电影,看这部电影的观众有两种反应:一种是捶地大笑狂呼经典,一种是面无表情不知所云。毫不夸张地说,这部电影的每个镜头、每个桥段、每个起承转合都是在拿经典恐怖片来开涮,到了电影最后那段大狂欢的戏码,那种酣畅淋漓的观影体验,你很难形容给不懂恐怖片的人听。所以,有心之人不妨拿这部电影来考验一下自己对于恐怖电影的造诣。这部电影的编剧之一叫做乔斯·韦登,他后来拍过一部电影,叫做《复仇者联盟》。

比如《群尸玩过界》。这是一部极度恶趣味的电影,导演仿佛铁了心不想让观众好过,在剧情发展过程中,他尽了自己所有的努力去恶心观众,那些胃浅的观众,在看这部电影的时候大部分时间都会头晕恶心想吃酸,一旦你看进去了,你会发现,导演恶趣味和重口味下的幽默感,能让人从头笑到尾。这部电影的导演是彼得·杰克逊,他后来拍了一套电影,叫做《魔戒》。

再比如《杀出个黎明》。这是一部非常诡异的电影,前半部分是犯罪公路片,到了电影中段突然变成了僵尸打怪片,剧情发展之任性,让人目瞪口呆。而且这部电影弥漫着一股挥之不去的诡异幽默感,每个角色都神经不太正常,每处重口味都让人在紧张之余不由自主地发笑。它的主演之一也是本片的编剧,名字叫做昆汀·塔伦蒂诺,一个不需要介绍的人物。而本片的导演叫做罗伯特·罗德里格兹,他后来拍过一部电影,叫做《罪恶之城》。

恐怖与喜剧,有时只有一线之隔,如果你曾经被恐怖片吓破胆,不妨按照笔者的片单体验一下恐怖外衣下的喜剧。不过在这里还是要提醒一句:有些电影口味颇重,请在恐怖片爱好者的指导下谨慎围观。

(原标题:以恐怖之名惊声尖笑吧)




上一篇:【推荐】北京周边漂流地,一起惊声尖笑结“凉
下一篇:CSOL限时生化分裂玩法 小镇上演惊声尖笑